2020年342家保险机构被罚2.36亿元 普华永道报告道出严监管全景

  • A+
所属分类: 行业资讯

2020年,银对领域严监管的氛围深入人心。与2019年相比,罚款数量和罚款金额方面明显增加外,且吊销牌照、撤销任职资格、停业、停止接受新业务等处罚措施亦明显增加。

根据普华永道的统计,2020年,银保监及其派出机构对保险领域共开出1705张监管处罚的罚单,罚单总金额高达2.36亿元,涉及342家保险机构。其中,、和中介机构仍然是重点关注对象及处罚的重灾区;对、责任险以及的关注逐步上升。

2020年342家保险机构被罚2.36亿元 普华永道报告道出严监管全景

高频、高额、度罚单层出

无论是罚款数量,还是罚款金额,都是财险公司最高。具体而言,财险公司累计罚款金额约1.34亿元,占比57.01%;罚单数量达714张,占比41.88%。

根据普华永道分析,“编制虚假材料”以及“虚构中介业务套取费用”两项行为出现的频率高,且单次平均罚款金额高,成为财险公司违规的重要事由。

2020年,某财险公司及其部分分支机构累计被罚147次,包含公司罚单以及个人罚单,为财险公司罚单数量之最。除罚款、警告、责令整改外,有6张罚单涉及撤销高管任职资格,1张罚单涉及停止接受新业务。

2020年,某财险公司及其部分分支机构累计罚款金额3283.91万元,总额为财险公司之首。其中,包含百万级别的巨额罚单5张,以及50-100万罚款的大额罚单13张。罚款主要原因包括:虚构保险中介业务套取费用和编制,提供虚假报表资料,给予人、被保险险合同约定外的其他利益,妨碍依法监督检查,未如实记录保险业务事项等。

在寿险上,2020年,43家寿险公司共收到470张罚单,占全年罚单总量27.57%;罚款金额合计5734.5万元,占比24.35%。

普华永道指出,按照处罚金额排序,寿险公司年度前五大违法违规事由为:编制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欺骗投保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财务业务数据不真实;按规定使用经备案的。

2020年,某寿险公司及其部分分支机构累计被罚92次,为寿险公司罚单数量之最。其中,包含针对公司的罚单27张,针对个人的罚单44张,针对公司及个人的罚单21张。该公司的92张罚单分布于全国19个省和直辖市,其中13张罚单由省监管开出,10张罚单由辽宁省监管开出,以及7张罚单由安徽省监管开出。

寿险公司年度累计罚单金额之最,来自某寿险公司及其部分分支机构,该公司累计罚款金额合计964.8万元,罚单数量92张,包含一张由四川监管局开出的90万大额罚单,原因为欺骗投保人的违法行为,以及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的违法行为。

“编制、提供虚假资料”最高频

另据普华永道统计,2020年,250家保险中介机构共收到436张罚单,占罚单总量25.57%;罚单累计罚款金额达3672.12万,占比15.59%。总体上看,监管针对中介机构的罚单具有“小而散”的特点,即处罚涉及的中介机构众多,但罚单金额较财险和寿险公司稍少。

在按照处罚金额排序,中介机构年度前五大违法违规事由为: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牟取不正当利益;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编制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虚构违规操作中介业务;财务业务数据不真实。

普华永道分析称,按照保险中介机构类型来看,保险专业代理仍然是被罚的主要对象,其罚单数量以及罚款金额占据了中介机构总体处罚水平的一半以上。从罚款金额看,四季度保险经纪的处罚金额虽较自身第三季度数据略有缓和,但其在中介机构中的罚款占比呈总体大幅上升趋势。另外,监管对于保险兼业代理的罚款在四季度罕见地上升达约200万元,该趋势为兼业代理公司敲响警钟。

从罚单数量看,自2020年初保险公估的罚单数量和罚单金额都呈现逐步下降的趋势,证明监管对保险公估的治理卓有成效。监管对保险经纪公司罚单的数量在三、四季度呈上涨状态,证明自2018年《保险经纪人监管规定》发布后,监管从“主要管机构”转变为“重点管业务”,保险经纪监管全面趋严。

此外,根据统计,2020年度平均每张罚单的金额约13万元。从处罚区域分布来看,2020年处罚总金额最高分别为黑龙江省、山东省和江苏省。

整体而言,按照罚款金额排名,“编制、提供虚假资料”为2020年度保险业最频“踩雷”处罚事由,平均每五张罚单就有一张与其相关。另外上榜的还有“虚构中介业务”和“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之外的利益”两样保险业屡禁不止的违规事项。

2020年342家保险机构被罚2.36亿元 普华永道报告道出严监管全景

普华永道表示,从趋势上可以看出,银保监加大处罚力度,整顿保险业乱象;监管规定频繁发布,严监管态势已纳入公司常态化的管理要求;打建结合,有序推进保险行业健康发展。

普华永道建议,在公司层面上,在满足公司业务目标的同时,需始终如一坚持监管合规要求的底线,将满足监管要求提升到公司战略层面,进行从上到下的管理。在具体操作层面上,加强风险及合规内控的管控力度,建立良性的管理机制确保合规及业务有效融合,联动一二三道防线形成闭环的监督体系,进一步加强考核及问责,应用自动化合规工具提前预警,及时发现业务过程中的合规问题,为公司的健康持续发展提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