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缪建民辞别人保,赴任招商局集团,人保中兴谁解

  • A+
所属分类: 保险公司

 

保险业再迎重磅人事变动!

7月10日,招商局集团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同志宣布了中央关于招商局集团董事长调整的决定:缪建民同志任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免去其人保集团董事长职务;免去李建红同志的招商局集团董事长职务。相关职务任免按有关法律和章程的规定办理。

一别人保奔招商,中兴何解?三年改革正击水,舟向哪边?

重磅!缪建民辞别人保,赴任招商局集团,人保中兴谁解

招商局集团董事长 缪建民

01

执掌人保集团两年半,缪建民将调离中国人保

从出任人保集团总裁至今也不过三年半时间,缪建民却又要离开。

2017年1月9日原总裁王银成被带走审查后,原中国人寿集团总裁缪建民接任人保集团总裁,当年10月份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九大”上,非“十九大”代表缪建民则当选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也是保险业当中唯一一个进入中央委员会之人。

2017年12月8日,中组部又宣布其接替吴焰出任集团党委书记,并提名董事长。

现年55岁的缪建民,浙江海盐人,1986年毕业于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现为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国际保险专业,1989年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货币银行学专业,随后进入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工作。

30余年保险从业经验,缪建民历任香港中保集团副总经理,中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太平保险董事长等职。2006年调任中国人寿集团,出任集团副总裁、国寿资管董事长,2013年升任中国人寿集团副董事长、总裁。

缪建民是一位学者型高管,著述颇丰,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此外还曾担任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会长、中国金融40人论坛常务理事等社会职务。

其将任职的招商局集团是一家拥有近150年历史的传奇企业,其创立于1872年12月26日,在上海正式开业于1873年1月17日,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家轮船运输企业,是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先驱,被誉为“中国民族企业百年历程缩影”。

从资产规模以及利润贡献等角度来看,其也是国内目前最大的“央企”。2019年末,招商局集团资产总计9.1万亿元,营业收入7144亿元

招商局集团在金融保险领域也早有动作,其旗下的金融业务实施“4+N”布局,涵盖银行、证券、基金、保险及资产管理、融资租赁等领域,基本实现了打造全功能、全牌照综合金融服务平台的战略构想,旗下企业包括招商金融、招商银行(600036,股吧)、招商证券(600999,股吧)、招商创投、招商财务、招商租赁、招商仁和人寿、平安资产、博时基金、招商信诺人寿等等,还有筹备中的招商仁和财险。在金融保险领域深耕多年的缪建民的空降,无疑将进一步助推其金融保险业务板块的发展。

招商局集团董事长为李建红,现年已经64岁,已达到退休年龄。2019年底,招商局集团总裁一职在空缺3月后才迎来新的人选,由副总经理胡建华升任。

02

直指人保短板,缪建民曾提出科技赋能和市场化机制,力推“3411工程”

担任人保集团董事长两年半时间,缪建民的担子并不轻松。

进入新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眼花缭乱的资本助推实现艰难集团上市后,共和国保险长子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集团转型颇为乏力――其旗下拥有10多家专业子公司,业务领域涵盖财产保险、人寿保险、健康保险、资产管理、保险经纪以及信托、基金等领域,但杠把子依旧是人保财险。人保财险依旧贡献着集团九成以上的利润,有时近乎于百分之百的净利润。

“中国人保(601319,股吧)的优势是品牌、机构网点,劣势是科技赋能、市场化机制。”这是2019年3月,一次公开活动上,缪建民给出的判断,可谓一针见血。

针对这种情况,从2017年底执掌人保集团开始,缪建民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战略规划。

如何弥补短板?缪建民的答案是“科技赋能”以及“市场化机制”。可以看到,正是从这一基本判断出发,人保集团在2018年提出了宏大的“3411工程”,成为缪建民主政之后最核心的施政纲领,为中国人保以及旗下子公司的发展都指明了方向。

“3411工程”中,“3”指财、寿、健康险三家子公司转型;“4”指创新驱动发展、数字化、一体化、国际化四大战略;两个“1”分别指“打好一场中心城市攻坚战”和“守住一条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在这其中,“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又是重中之重。人保集团提出“力争到2022年跻身国内创新型金融保险集团前列、到2025年跻身国际创新型金融保险集团前列”的规划目标,同时还给出了由131个项目组成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时间表。

此外,为保证创新驱动战略目标的实现,人保集团还规划了三层创新基金,即设立千万元级创新奖励基金、亿元级创意孵化支持基金和百亿元级创新产业投资基金,全力推动创新发展。

为配合“3411工程”的实施,2018年,缪建民掌舵后的人保集团也迎来新一轮人事变动。首先是缪建民本人不再兼任总裁一职,改由原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兼中央汇金总经理白涛担任(目前已调离)。之后,集团领导班子其他成员也有所变化:原中国人保集团法律总监兼法律合规部总经理李祝用升任集团副总裁;原纪委书记庄超英退休,改由原自然资源部党委委员石青峰接任。

与此同时,集团总部的“三定”工作也有条不紊地开展,而主要目标就是“在有效控制总量的基础上,优先向重要的业务领域重点发展倾斜,同时也为未来的发展预留一定的编制空间”。在集团层面三定完成之后,子公司层面的人事调整也逐渐展开,按照集团3411战略理顺内部职能。

缪建民执掌人保集团期间另一个大事件是推动了人保集团在A股的整体上市。2018年11月16日,中国人保正式登陆A股市场,成为国内第五家A+H股两地上市的金融保险企业,标志着中国人保自2012年港股上市以来,开启资本市场新征程。

很显然,仅就时间而言,目前距离达成“3411工程”规划的目标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缪建民上任董事长之时,虽然人保财险仍然牢牢把持着财险一哥的位置,市场占有率达到33.14%,但从集团整体角度看,人保集团与其他保险集团已相去甚远。据《财富》杂志公布的世界500强排名来看,2017年,人保集团的营业收入远低于中国平安(601318)以及中国人寿。

重磅!缪建民辞别人保,赴任招商局集团,人保中兴谁解

数据来源:《财富》世界500强,单位:百万美元

虽然上任之后一心力推公司转型,但大象转身并非易事。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再次发布,中国人保的营业收入增长了5.3%,净利润却下滑18%,排名由117下滑至121。相比之下,中国平安营业收入增长了13.45%,净利润也增长超过20%。

到了2019年,也就是3411工程的第二年,中国人保实现保险业务收入5553亿元,同比增11.4%,实现归母净利润224.01亿元,同比增长66.6%。但这一年的业绩大涨主要是受到投资收益大涨,以及税优优惠政策利好影响,长期来看,无论是产险还是人身险公司,转型路依然漫长。

2020年一季度,中国人保实现保费收入1941.77亿元,同比微增0.2%,实现净利润98.76亿元,同比增长超20%。疫情之下实现20%的利润增长实属不易,但从前5月保费收入看,虽然集团整体保费收入达到2807.18亿元,同比增长3.24%,但寿险公司的保费收入仍然未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下滑幅度超过6%。

03

频繁踩雷,人保恰逢多事之秋,未来将向何处?

人保集团壮志未酬,恰逢董事长被调离,新任董事长上任又难免提出新的思路,这给本就重任在肩的中国人保又添新愁。

一方面,2020年以来人保集团人事变动频繁,加剧了经营上的不确定性。2020年1月,人保集团原总裁白涛调任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任董事长,与此同时,人保集团一位副总裁唐志刚也被调至中国信保出任监事长一职。到4月,中国信保原总经理王廷科调任人保集团总裁,但目前其任职资格尚未正式获得监管批复同意。

另一方面,人保集团作为一家老牌险企,固有问题、优势都非常显著,无论是谁,要想下好这盘棋,都注定困难重重。

尤其眼下的人保集团正值“多事之秋”,堂堂央企,却不断深陷各种踩雷传闻中。

近期,武汉金凰百亿信托“暴雷”后,信托公司又发现黄金造假,向承保的人保财险展开索赔,因为在人保财险出具的“特别约定清单”中有写明“如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险单约定,即视同发生保险事故,由保险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对于信托公司的主张,人保财险予以回绝,最终结果虽未可知,但其深陷舆论漩涡已不可避免。

这已经不是人保集团第一次踩雷,实际上,就在武汉金凰案发前的2020年5月,就有消息称,人保财险有意关停助贷险部门,因为在与某大型P2P平台合作中“踩雷”。

另据媒体6月报道,玖富曾发布公告称,旗下“玖富数科”公司因为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未履行合作协议,向北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涉诉金额高达23亿元――而玖富一直是人保财险信用保证保险合作的两大主要网贷平台之一。

2019年人保财险增速最快的信用保证保险保费收入227.67亿元,增速高达96.7%。然而,增速最快的信保业务却成为亏损最多的险种,2019年信保业务综合成本率达121.7%。

业务多次暴雷之下,暴露的是人保集团旗下最重要子公司人保财险在习惯了简单粗暴的发展方式之后,面对新业务新形势的时候,暴露了风控短板;人保寿险与健康险等子公司的情况也类似,虽然转型一再推进,但与其他大型险企相比,道阻且长。

随着人身险市场竞争加剧,财产险市场全面推进车险综改,留给人保集团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 END >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慧保天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