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丨最大外资财险迎新“掌门”,原渣打高管朱亚明掌舵安盛天平

  • A+
所属分类: 保险公司

 

人事丨最大外资财险迎新“掌门”,原渣打高管朱亚明掌舵安盛天平

人事丨最大外资财险迎新“掌门”,原渣打高管朱亚明掌舵安盛天平

人事丨最大外资财险迎新“掌门”,原渣打高管朱亚明掌舵安盛天平

  外资保险在中国无疑是近段时间保险圈最大的话题之一。

  近日,空缺许久的安盛天平将迎来新任CEO,女将朱亚明。

  公开资料显示,朱亚明,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1983级,曾任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个人金融部董事总经理。此前,从2002年开始,她先后历任花旗银行、星展银行等外资银行高管。

  事实上,继原安盛天平CEO胡务辞任后,这一职位一直空缺。

  2018 年11月,安盛天平官网披露了一则重大事项报告称,原董事长兼CEO胡务辞职,由法国安盛系董事Xavier Veyry接任董事长及临时首席执行官。

  去年底,法国安盛集团以总对价46亿元人民币,从国内股东手中收购安盛天平剩余50%股权。这项变动使得安盛天平成为中国最大的外资独资财险公司。

  这一次,新的掌门人将给这家最大外资财险公司带来怎样的变动?

人事丨最大外资财险迎新“掌门”,原渣打高管朱亚明掌舵安盛天平

  1

  -Insurance Today-

  最大外资财险发展小史:并购做大中国版图,一产一寿一资管

  回顾前路,安盛天平的前身是成立于2004年的天平车险,当时的第一大股东是刘益谦的天茂集团(000627,股吧)。2014年,法国安盛集团收购天平车险50%股权并注资39亿元成立安盛天平;2017年,天茂集团募资50亿元收购安盛天平中小股东股权,持股比例增至50%。2018年11月,法国安盛集团又以46亿元收购安盛天平50%股份。

  变动是,随着刘益谦的完全退出,安盛天平完成了“中资―合资―外资独资”的三重转变。

  这是一家有故事的外资公司,背负着太多的光芒、期待和曲折。

  2019年末,全球最大保险集团法国安盛宣布,已正式完成对中国安盛天平剩余50%股权的收购,100%控股该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消息,安盛天平将正式更名为安盛保险。

  自此这家中国最大的外资财险公司,注定承载着这家世界级保险巨头对中国市场20年来的想象和期待。20多年来,法国安盛不断扩大对华投资,安盛保险或许将成为一个转折点。

  作为全球最大的保险集团之一,法国安盛在拥有安盛英国保险公司AXA UK、澳大利亚安盛亚太保险公司AXA Asia Pacific、安盛比利时保险公司AXA Belgium等之后,全球战略版图终在中国这一巨大市场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作为较早进入中国市场的欧洲保险巨头:

  1999年,由安盛集团与中国五矿集团合资成立的金盛人寿在上海成立,这也是自原保监会成立后批准的首家合资寿险公司。随着工商银行(601398,股吧)的进入及股权主导,金盛人寿于2012年改名为工银安盛人寿。

  至于安盛天平则是后话,安盛在中国的第一块牌照是财险公司,只不过那时公司名为丰泰保险,成立于1996年。2006年安盛89亿欧元收购了丰泰保险欧洲母公司,后安盛将丰泰中国并入安盛天平。

  不断的吸收并购是世界级保险巨头做大版图的主路线之一,放之四海而皆准。

  近两年,这家欧洲巨头加速中国动作,先是工银安盛成立资产管理公司,随后全资收购天茂集团所持安盛天平股权。

  一探安盛天平的战略导向,不得不先看安盛集团。

  多年来,安盛坚持的是专业化发展战略,坚持将“保险”作为主要发展方向,保险业务收入占集团全部收入的比例始终保持在90%以上。环顾大市场,中国是任何保险巨头不可缺失的版图。

  2

  -Insurance Today-

  安盛天平的下一个破局点:主力车险行业性乏力,意欲重金健康险

  那么,长在大树下,安盛天平如何实现破局呢?

  摆在新任掌门人面前的棋局并不好走。公开数据显示,安盛天平2019年全年净亏损约9000万元,这已经是安盛天平2017年以来连续三年出现亏损。

  业务层面,安盛天平的车险业务自2013年起就陷入保费规模增长、净利润亏损并逐步扩大的局面。具体看,2013年至2018年,安盛天平的车险保费收入分别为49.8亿元、62.9亿元、68.03亿元、75.47亿元、73.33亿元、56.43亿元。而车险业务分别亏损2.7亿元、3.1亿元、2.3亿元、3.59亿元和4.73亿元、5.58亿元,六年合计亏损22亿元。

人事丨最大外资财险迎新“掌门”,原渣打高管朱亚明掌舵安盛天平

  事实上,这并非安盛天平一家之境况,而是行业的现实。车险低迷中,新车销量下滑和车险费改下手续费之战令中国最大的财险险种保费增速、利润均不甚理想。这也是以车险起家的安盛天平,亟待车险之外的破局点的原因。

  2018年车险保费增速4.16%,财险行业保费增速是11.5%;2019年是4.5%,财险行业增速是10.7%。2020年车险保费一度负增长严峻,前四个月仅为0.5%。

  安盛天平破局的关键点似乎有两个,一是独资的转变带来的战略转变,如何站在安盛集团这个巨头的肩膀上重新审视这个市场。

  第二个当是大健康。安盛集团曾公开表示,未来寄希望于在医疗健康、旅游等多元化险种方面进行开拓。

  最近的一则消息是:

  安盛天平联合企鹅杏仁开创健康险+互联网医疗新模式,推动后疫情时代中国健康管理体验变革。合作中,安盛天平将依托安盛在全球各地成熟市场的健康险专业知识,并借助企鹅杏仁的线上线下医疗健康服务资源,建立起完善的医疗健康生态系统,推动安盛天平从保单“赔付者”转型为客户健康管理旅程“陪伴者”。

  安盛天平拟任首席执行官朱亚明近日亦首度公开亮相,分享了对于后疫情时代中国健康管理未来发展的愿景。

  安盛中国首席执行官卫泽韦Xavier Veyry公开表示,作为健康保险的全球领导者,安盛树立起了中国数字医疗和创新健康服务的新典范。

  不难看出安盛天平在大健康板块的野心和决心。

  一个有效联动线上线下医疗健康服务以及个人健康管理的生态系统是安盛天平的愿景。安盛亚洲CEO Gordon Watson还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人事丨最大外资财险迎新“掌门”,原渣打高管朱亚明掌舵安盛天平

  安盛集团进行全资控股后,除了车险以外,也将关注其它潜在的市场机会,无论是健康险还是企业商业险等。我们首先需要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然后基于他们的生活方式进行产品设计、开发,会为不同的细分市场提供不同的产品。

  纵览近两年的保险市场,大健康无疑是风口,任何一家公司都不愿放弃的蓝海。近年来,健康险一直是保费增长的重要引擎,据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累计原保费收入4.26万亿元,同比增12.17%,而健康险原保费收入7066亿元,同比增长29.7%。2020年初,疫情下的保险业前两个月保费收入11768亿元,同比仅微增1.1%,而健康险保费为1542亿元,同比增长22.1%。

  去年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指出,力争到2025年,健康险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元。可见未来5年健康险复合增速将达到20%左右。

  这个超过万亿的市场很可能是安盛太平的重金布局点。

  3

  -Insurance Today-

  繁华健康险的另一面:全军覆没模式下的亏损

  作为近两年中国保险业最红的险种,无论产寿险公司,健康险皆为最受瞩目者,也是增速最快者。

  一片火热中,没人怀疑:中国健康险市场至少会以万亿计量,如果加上大健康+大养老的现实与国策助力,这一领域的想象力皆知。

  尤其是财险行业几乎是行业性投入,六七十家险企皆以重金布局,抢跑市场。

  2018年,财险行业健康险业务保费收入569亿元,同比增速高达44.4%。2019年上述数字再度快速攀升为840亿元、同比增速47.7%,位居各大主流财险险种增长冠军。

  遗憾的是,财险公司健康险亏损连连,几乎是全军覆没。2018年财险公司健康险承保亏损20亿元,2019年上升40亿元。一片亏损中,约70家经营健康险财险企业难见盈利者。

人事丨最大外资财险迎新“掌门”,原渣打高管朱亚明掌舵安盛天平

  见上图,2019年,健康险进入33家财险公司前五大险种序列,其中实现盈利者仅1家,近乎百分百的财险公司皆亏损。

  事实上,财险行业经营健康保险的企业约70家。其余30余家健康险保费规模过小,或相对整体保费规模过小,难入前五大险种,整体经营状况可想而知。

  再看2020年前四月财险公司健康险经营情况:承保利润亏损17.5亿元,综合成本率近107%。什么意思?每做100元的健康险保费,面临7块钱的承保亏损,且做得越多,亏得越多。

  一面是快速增加的保费规模,另一面是接连扩大的亏损,原因几许?

  不同于寿险公司,财险公司仅能经营短期健康险业务,即一年期以下的健康险业务。其中的典型就是百万医疗险产品,借力互联网渠道名躁四方,让财险公司在健康险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

  由于风险可控,百万医疗往往被认为给险企带来了可观的利润,一改多年医疗健康险亏损的现状。随之,诸多险企未雨绸缪,纷繁跟进百万医疗险升级配套产品,及差异化的配套增值服务。如降低免赔额、提升保额、用药范畴等。

  加之保险公司很难介入医疗系统,对医患合谋套取费用、过度医疗无有效办法,联想几乎没有定价权且体量更大的政策性健康险业务,可知当前高赔付率下的无奈。

  加之车险低迷中,保费的压力又令大部分险企无法忽视健康险的规模。多重叠加中,就是财险行业健康险过高的赔付率和费用率。

  直接后果:产品同质化严峻的现实中,竞争只能停留在费用战、价格战为主的保费不断压低的竞争策略上。随着业务规模的高速扩张,规模越大亏损愈严峻。

  最后看发达市场的健康险模式,或许安盛健康险的未来,是与大健康市场密切关联且更能体现医疗服务专业能力、控费能力的高额医疗费用保险、收入损失保险、长期护理保险、综合医疗保险等国内市场占比较小、有增长潜力的险种上。但这也注定是一条难走的路。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今日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