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第六险”扩大至27省!中国太保布局52项目紧盯长护险

  • A+
所属分类: 行业资讯

财联社(上海 记者 丁艳)讯,近日,国家医疗保障局正式下发《关于扩大长期护理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变化主要有试点省市数量翻倍,由原先的14扩至27省市,以及资金筹集提及科学测算基本护理服务和资金需求、经办管理强调引入社会力量参与长期护理保险经办服务等五个方面。

政策一出台,险企布局已迅速展开。据(,)寿险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总经理王光剑对《财联社・保险频道》透露,“中国太保参与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探索,已提出具有太保特色的长期护理保险‘经办服务一体化、产业资源协同化、评估标准本地化’等整体解决方案。”

据其介绍,““自2016年以来,中国太保累计承办52个长期护理保险项目,覆盖全国12个省市自治区的31个地市,服务人群超过2700万人,赔付人次超过30万。”

中国太保寿险政保合作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政策中提到资金筹集这相关内容跟之前发文差距较大,其明确提到筹资是以单位和个人为主,且倾向于做独立筹资,甚至提到个人缴费这部分是可以从个人帐户代扣代缴,这些政策让我们很多工作更加有据可循。”

在长护险发展过程中,统一失能鉴定标准目前仍未确定,各地区都是按照自己的标准做出一套,公平和真实性尚待考察。诸多险企业内人士呼吁,希望可以制定统一失能鉴定标准,这对于险企长护险具体业务的承接迫切需要。

另外,长护险对于护理人员的要求很高,其并非纯粹的养老机构护工,还需要懂医。虽国家去年已经出台加强医疗护理员培训和规范管理等相关政策,但细分职业的长护险护理服务人员目前仍有缺乏。

长护险试点由14省试点城市扩大至27省

较2016年6月27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下发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此次《征求意见稿》就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提出了新的意见。

“此次调整要点主要包括试点范围由原先的14省的试点城市,扩大至27省的试点城市、经办管理强调引入社会力量参与长期护理保险经办服务,推进“+”创新技术应用。”一位大型寿险公司精算师对《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表示,“同时,还包括资金筹集提及科学测算基本护理服务和资金需求,合理确定本统筹地区年度筹资总额、待遇支付明确经医疗机构或康复机构规范诊疗、失能状态持续6个月以上,经申请通过评估认定的重度失能参保人员、发文机构变化为国家医疗保障局,不再是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这五个方面。”

长护险是指参保人员因年老、疾病、伤残等原因导致失能,为长期失能人员基本生活照料与基本生活密切相关的医疗护理提供资金或服务保障的社会保险制度,是独立于其他社会保险的一个新险种。

一位太保寿险政保合作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从整体上来看,此次国家医疗保障部《征求意见稿》对整个长护保险发展上的布局更加规范,我们很多工作会更加有所依据。”

“比如它政策里面提到资金筹集这一块,跟之前发文差距较大,但是明确提到筹资是以单位和个人为主,且倾向于做独立筹资,甚至提到个人缴费这部分是可以从个人帐户代扣代缴的。”上述太保寿险政保合作部相关负责人具体阐述道,“其实我们在跟政府客户、地方医保局沟通的时候,他们对于能否从个人账户里面扣个人缴费这一部分,是否合法、有依据存疑。但是,很多地方已经在实施,属于约定俗成的规则,但是并没有相应的依据。”

据了解,中国太保和平安是长护险项目落地较多的大型险企。据中国太保寿险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总经理王光剑对《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介绍,“自2016年以来,中国太保累计承办52个长期护理保险项目,覆盖全国12个省市自治区的31个地市,服务人群超过2700万人,赔付人次超过30万。”

截至2020年3月底,太保寿险苏州分公司参与的长护项目累计申请39747人次,完成评估36476人次,待遇享受31368人次,支付待遇共2.05亿元。

王光剑指出,“中国太保参与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探索,已提出具有太保特色的长期护理保险‘经办服务一体化、产业资源协同化、管理制度标准化、评估标准本地化、护理服务专业化、流程管控信息化’的整体解决方案。”

平安集团旗下的平安养老险目前在江苏、江西、山东、甘肃等省份的多个城市参与了试点承办。其中,江苏南通项目是首家落地实施以居家照护为主的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城市,并将经办服务工作交由商保公司运作。

迫切需要制定统一失能鉴定标准

一位参与试点研究的专家于去年11月告诉《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试点过程中我们发现两个突出的问题:第一,没有全国统一的失能鉴定标准;第二,长护险推广是系统工程,需要顶层架构的支持。”

“因为每个地区起步时间不同,现在失能鉴定的标准,即什么人能够享受这个待遇,各地区都是按照自己的标准做一套出来。”南开大学金融学院保险学系教授、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表示,“我们希望采取背靠背的方式,即入户调查人员期间,现场人员只能看到客观的东西,主观评价大家都看不到,最后怎么鉴定是其他人在做,这就避免了人为因素的干扰。”

对于评估标准这块,上述太保寿险政保合作部相关负责人指出,“2019年年底,国家医保局对相关提案都有回复函,回复函指出对于这些标准体系国家已经进行统一的构建。”

同时其亦坦言道,“我们也希望国家能够出台相关统一标准体系,这对于我们具体业务承接是迫切需要的。”

而在未来中国太保这家大型上市险企将如何布局长护险?“公司之前在做长护险的三年规划,我们也在考虑长护推进三、四年之后,后续如何把长护保险业务做得更好。”上述太保寿险政保合作部相关负责人具体阐述道,“首先我们构建了一个长护险生态圈,这个生态圈是从个体的一个健康体开始,到轻度、中度、重度甚至到死亡整个的一个生态圈,在健康体的时候,其需要的是保障方面的保险,然后轻度就会需要一些预防、延缓等保险,所以这其中有一整条线的需求圈,基于它的需求圈我们正在构建相关服务。”

同时,上述太保寿险政保合作部相关负责人补充道,“在商保这块,未来我们会做一些长护险的团体补充类保险,因为现在做纯商业的长护险风险相对较大,我们基础的数据经验还没积累好,所以我们先从长护险的团体补充类保险开始,协助政府把长期护理的多层次保障体系逐渐建立推动起来。”

“除了社保要做的基本护理保险,将来可以尝试做一些商业补充保险,做成类似于像第二公募基金的方式,这个钱相当于我们做一个储蓄账户,专款专用。这笔钱用于将来护理产业的发展、建设,保证将来到老的时候,我们这笔钱只能将来换成护理服务费用。”对于中国太保将来要实施的长护险团体补充类保保险,朱铭来教授亦表示支持,“社会保险就是保基本,要建立多层次的保证体系,底层的核心是推动起来后,拉动一个产业,比如护理产业、服务业发展,有杠杆效应。”

长护险细分职业护理人员仍缺乏

事实上,长护险对于护理人员的要求很高,护理学在医学上是一门独立的学科,主要强调医务护理,长护险的护理是介于医疗和家政之间的一种模式,护理人员实际上要懂一点医不是纯粹的养老机构护工,人才供给或成为一个难题。

“我们在长护险第一轮试点的时候,因为需要大量的护理服务从业人员,但是专业人员不足。”上述太保寿险政保合作部相关负责人坦言,“但是很多地区对于机构雇佣的长期护理保险从业人员有自己的规定,满足地方上的要求就可以提供服务,如果是亲情护理员的话,一般是经过培训考核通过就可以。”

同时其表示,“国家从去年开始印发护理人员方面的规定,国家首次对该领域设立标准,‘医疗护理员’开始走向职业化和规范化,随着国家规范更加明确,长期护理保险服务人员资格认定会更加标准化和规范化。”

2019年8月26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印发《关于开展老年护理需求评估和规范服务工作的通知》和《关于加强医疗护理员培训和规范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要增加有效供给,增加专业人员培训,创新服务模式

上述太保寿险政保合作部相关负责人指出,“各类政策支持和市场对专业人员的渴求,必然会吸引更多的专业的人为长护险提供专业的护理服务。比如苏州今年政策调整后,医疗护理人员的支付标准比普通护理员每小时将多10元,引导护理人员专业技术提升。”

同时其坦言,“我们也期待国家可以提供更多的细分职业的长护险护理服务人员。”

朱铭来教授亦指出,“长护险方面有很多经验值得借鉴,比如说他们护工队伍建设非常好,充分发挥了AI科技。我国在AI技术、高科技技术领域,包括国家要有战略考量,长期智能化一些体系要迅速搭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