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健斌:坚持价值投资 减轻国家养老的负担

  • A+
所属分类: 行业资讯

  2019年12月30日,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研究中心主办、长江股份有限公司主办,香山财富研究院、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障实验室协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9》发布式在北京举办。

  本次会议主题为“非缴费型养老金的中国道路与国际实践”。业内专家学者共济一堂,围绕未来30年的中国养老金发展趋势、老龄化与非缴费型养老金制度以及城乡居保基金投资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助理黄健斌出席会议并参加“第五单元 圆桌讨论:城乡居保基金投资” 环节。

黄健斌:坚持价值投资 减轻国家养老的负担

  以下为黄健斌发言实录:

  谢谢姜处,谢谢同行。我简单地讲一讲,我觉得今天上午也受启发挺大的,讲了这么多,下午也是,我觉得首先是怎么寻找一个长期回报的资产,根据每个人的风险偏好不一样,这至少要加上通胀,如果我们坚持做的话,一方面我们这种养老的钱也有了,第二方面也能减轻国家这方面的负担。其实在这方面我觉得社保理事会做得很好,刚才讲了差不多3万亿了,在过去20年平均的回报率接近8%,我觉得这个数其实也是很惊人的,因为过去30年平均的CPI是4%左右,过去20年CPI平均是2%左右,收益率远远战胜了CPI,包括企业年金,像人社部的数据,平均数也超过7%,我们觉得这两个数对一般投资来说是不错的,起码比放在银行好。

  再看远一点资产,纯债五年的收益率可能是5%左右,转债的收益率是10%,如果是股票基金的话,如果是主动管理股票基金的话接近20%,看capital,过去50年的平均回报率是13%,是20%。很多人觉得这个数明年都很低,但是我觉得从长期来看,很多投资者根本做不到这样的平均回报,也就是说要维持可复制的收益率长期来说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我们用这个理念看这个资产,包括国家在税收政策上或者有什么政策支持大家做这个事情,包括有一些类似或者是一些公用的产品,如果金融产品能够支持这样做,我觉得投资者会更愿意放在这些产品,而不是放在储蓄。长期储蓄的钱有了,我们更敢去消费了,能支持国家的转型,从长期观念来看,怎么看待长期的资产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比较好的投资管理模式,我觉得现在我们银行的管理模式从投资机构来说,社保的模式我认为应该还是比较好的,可能目前来看是最佳的,因为我觉得像我也是社保的基金经理,在这个模式里面,社保的模式基本上注重长期投资,而且注重资产的平均分配,这个情况怎么说呢?分配了以后只做股票、只做债券、只做非标或者只做货币,而且整个时间考虑是比较长期的,同时它很注重这种,考核比较长期的,两年考核,一年一个回顾,中间不怎么干预投资的情况,所以基金经理可以比较安心地进行长期投资,所以效果反而是比较好的,避免了追涨杀跌的情况,我觉得像全国社保的模式,作为委托资金来讲是比较好的参考模式,我觉得这种模式是非常可复制的,非常好的,投资者的利益得到了保护。

  第三点,全国社保这种模式也培养了很多机构,像我们博时也是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这种理念跟全国社保理事会也比较吻合,博时也在这种情况下共同成长,过去二十多年成为社会理事会重要的无份额。这种情况下也培养了相关的投资人,这种情况下获得更好的为公众的投资收益做服务。

  谢谢。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