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资产负债管理办法调整落地,业内:贴近现实、打严补丁

  • A+
所属分类: 行业资讯

近日,银正式发布《资产负债管理监管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在此前征求意见稿发布一年后,银保监会对草稿进行调整完善,正式出台暂行办法。从内容来看,《暂行办法》考量现实情况,对部分公司降低约束要求,同时对资产负债管理职责的履行主体放宽范围。

值得一提的是,《暂行办法》取消了之前征求意见稿中提出的ABCD类评级,专家指出,这或是基于与偿付能力监管评级的重合性,与当前监管能力的考量,未来或有进一步明确的评估分档。此外,也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提出,《暂行办法》正向作用明显,但仍然存在差异化不足的现象,对于不同体量的险企而言,将产生不同影响,尤其是小型险企,或面临较大压力。

历时一年半平滑过渡,监管紧盯资产负债错配痼疾

《暂行办法》的落地,是基于对行业切实风险的预防,意在从宏观角度调控,防范资产负债错配。

“保险业资产端与负债端两条腿走路,两条腿需要配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向蓝鲸保险表示,从政策出台背景来看,“此前有些险企出现风险,就是资产与负债间存在割裂,比如负债端的成本较高,倒逼资产端进行相对激进的投资,进而使得资产和负债的不匹配。尤其是公司,负债期限逐步延长,而市场中长期投资工具相对有限,导致配置期限、收益率均出现不匹配”。

“从具体问题来看,一类问题是负债久期大于资产久期,即长钱短配;另一类则是负债久期小于资产久期,即短钱长配。无论哪种问题,资产负债期限的错配问题,对于险企现金流的稳定性和安全性都会产生威胁”,一位保险业内专家补充道,“监管部门推进对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的具体监管办法,主要是想推动险企自身提高资产负债的管理能力,有利于引导保险行业转型和稳健审慎资产配置,促进行业高质量发展”。

在此背景下,原保监会在2017年12月发布《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已下发一年半时间,在行业内也推进测试过,监管部门对险资负债管理的重视程度很高,从征求意见到文件落地,实现了一个平滑过渡”,一位保险公司资管负责人向蓝鲸保险介绍道。

差异对待财寿险错配风险,监管考量现实打严谨“补丁”

“与征求意见稿相比,《暂行办法》是对其打了更严谨的补丁,使之更符合实际”,上述保险公司资管负责人向蓝鲸保险强调道。

“补丁”打在何处?具体来说,首先,银保监会要求,保险公司应当承担资产负债管理的主体责任,建立健全资产负债管理体系,并及时检测资产负债匹配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与征求意见稿相比,《暂行办法》补充提出“部分资产负债管理职责可以由保险集团履行,资产配置、账户管理等相关职能可以委托给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等第三方机构”。

“这条补充主要针对于具有集团架构的保险主体,这类集团与下面子公司的分工有所差异,负债管理职责可能是由集团而非子公司承担;也有部分险企成立了资管公司,专门负责资产配置。考虑到相关主体的实际情况,即资产负债的管理职责落在不同的主体身上,银保监会进行了补充”,朱俊生向蓝鲸保险分析表示。

对于现实情况的考量,还体现在对于险企下设机构的要求中。《暂行办法》规定,保险公司应在董事会下设立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在高级管理层下设立资产负债管理执行委员会。同样差别于征求意见稿,《暂行办法》补充指出,“总资产低于一千亿元的财险公司可以不设立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由资产负债管理执行委员会履行相应职责并承担责任”。

“银保监会对这部分财险公司的豁免,主要考量的是财险公司的负债与资产配置以短期为主,面对的风险也是短期性的,整体风险略低于寿险”,朱俊生强调道,“这也是差异化监管的体现”。

“这实际上也反映出资产负债管理这个工作,最主要是针对公司的”,上述保险公司资管负责人同时指出。

ABCD评级取消或因担心混淆,业内预估未来或重新分档

从监管角度来看,《暂行办法》与征求意见稿也有明显差异。

针对于监管评估内容,《暂行办法》强调将根据资产负债管理能力评估规则,对保险公司资产负债管理能力进行评分;同时根据资产负债管理量化评估规则,对保险公司资产负债匹配情况进行评分。两项评分均采取百分制。

不同的是,此前在征求意见稿的出现的具体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综合评分的算法,与制定的综合评级A、B、C、D四类配置,在《暂行办法》中被删除。

“把具体的评级去掉,或有两方面的考量”,朱俊生分析指出,“一方面,偿付能力的风险综合评级是按照A、B、C、D的分类区分的,可能具有一定的混淆性,而且偿付能力风险评级本身也包含了对于资产负债风险的评估,两者具有一定的重复性;也可能是因为现在对于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的监管还处于起步阶段,条件还没有完全成熟,未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或许会重新进行分档”。

虽然取消四类评级,但根据资产负债管理能力评估和量化评估评分,银保监仍将会采取差别化监管。《暂行办法》明确列出,对于资产负债管理能力高和匹配状况好的保险公司,根据市场和公司实际经营情况,适当给予资金运用范围、模式、比例以及等方面的政策支持,鼓励经营审慎稳健的保险公司先行先试。

而对于资产负债管理能力较低或匹配状况较差的保险公司,综合考虑公司发展阶段、负债特征、资产结构和存在的风险,银保监会将采取包括风险提示、监管谈话等7项监管手段中的一项或多项。

大小险企或将承压不同,业内建议:差异化需进一步体现

整体来说,从《暂行办法》的具体内容来看,银保监会以实际出发,凸显差异性监管。但值得讨论的是,在业内人士看来,监管尚在起步阶段,差异化还需要进一步体现。

“《暂行办法》中提到的评估标准和规则,对于不同体量、不同发展阶段的保险公司是一致的,并没有明显差异,当然这从监管的角度而言,也是很难推进差异化的地方,现阶段难以做到”,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称,“在此背景下,将导致《暂行办法》对不同体量的公司,产生不同的结果”。

“对于大型保险公司而言,其自身的资产配置管理系统已经搭建的较为完备,甚至《暂行办法》的标准是依照部分大型险企的体系标准制定的,因此对大型险企而言,不会有太大影响;对于中小型保险公司而言,设立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等机构、建立管理体系、提供咨询方案等动作,使企业增加了综合成本,尤其是对于小型险企而言,搭建相关体系的投入资金,会造成较大压力”,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分析称,“但整体来说,这是正向的动作”。

“加强对资产负债匹配的关注,是目前迈出的第一步,未来有没有可能考虑单独把资产负债匹配较为严重、突出的问题,拿出来单独讨论,是下一步可以推进的方向”,朱俊生建议道。(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